师傅已经受到损伤的来头,飘往哪里

作者:免费中特王中王

小时候有一朵云,用红绳牵在手中,在草地上欢跑。有时候,也会放开我的红绳,我知道云不会走远。因为,我依恋她,她也依恋我。

我与师傅双双到达天界南天门处,天兵天将依旧巡逻着,守门的小兵一见是我们马上放行。我一直吊着的心总算踏踏实实地落了下来。

小时候有一朵云。我的云,伴我成长,陪我走过许多路。虽然我们之间有过欢笑有过争吵,她有时是一朵白云有时是一朵乌云,我有时是个好男孩有时是个坏男孩,但在三月的草地上,我们如此依恋过彼此。

他们待我和师傅的态度与往常一样,所以,此次帮小八,玉帝果真看在赌约的份上,没有为难师傅与我。

小时候,有一朵云。后来,我的云死去了。我一个人,彷徨在城市的街头,有时会不经意地抬头看天,再也不见如我的云那么美的云。

等到月老阁,我和师傅都坐在熟悉的红木凳子上休息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师傅,神色正常,似乎还有些喜气。

小时候有一朵云。有时,我会问曾经的那朵云去了哪里。我的云总会回答我,她的回答让我欣喜:“你的心是一片蔚蓝的天,我偶然飘到了这里。”

那我等会问师傅问题,得到师傅回答的可能性应该会大大提高。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喝杯热的茶壮壮胆子后,我大声问道,“师傅,经过这许多事情,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师傅你可以告诉我那日你为何受伤了。”

师傅倒茶的手一顿,我感觉我的心一下被提起来了,随后师傅放下茶壶,沉声道,“无忧,你当真想知道?”

我重重地点头,“对,徒儿很想知道,徒儿想为师傅报仇!”

师傅的脸总于不再严肃,流露出一抹微笑,将刚刚倒的茶一饮而尽,随后轻松道,“我家无忧真的长大了,师傅这么多年没有白疼你。无忧你记得,你之前一直感应不到自己的本命红绳吗?”

是啊,小时候来月老阁没多久,我就好奇自己的本命红绳长啥样,在师傅放置本命红绳的本命红绳居找不到,感应也感应不到。那时候我慌张地问师傅,我会不会没有本命红绳,以后没有人喜欢我啊。

师傅那时轻点我的鼻尖,然后郑重道,“不会的,无忧的本命红绳只是还没有出世而已。何况有师傅在,无忧一定会很幸福。”

感受到师傅话语的真心与认真,我当时就心安了,也在那刻真正接纳了师傅。

“师傅我记得,怎么如今提起这件事?”莫不是师傅的受伤与我的本命红绳有关?

“世界万物都能有情,我推算多年,知道你的本命红绳被封印在海角天涯,而半年前的封印最弱,所以我试着去闯一闯。”

海角天涯。海之角,是地的尽头;天之涯,是天的尽头。在那里,一切法术都成虚无,使不出来,并且幻境重重,只有通过幻境才能活着回来。

难怪,三界没有多少人是师傅的对手,师傅却会受伤。海角天涯,不能施展法术,所以重伤的往往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难怪师傅那日回来,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却吩咐我暂时接管人间有关结缘红绳的姻缘。

我想到海角天涯的凶险,想到自己差点就见不到师傅了,忍不住嗷嗷大哭起来,“师傅,你要是回不来,无忧怎么办,无忧宁愿此生没有姻缘,也不要让师傅冒险。”

听了我的话,师傅摸摸我的头,和往常一样,师傅的手掌的温度透过头发传递给了我,依旧很暖。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情爱是多么美好的事物,而且师傅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感受着身体内的本命红绳,想到海角天涯,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师傅,海角天涯为什么会有我的本命红绳?别人的,会不会也在那里?”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师傅听完我的问题后,久久都是一副陷入回忆的神情,我看定是不好的回忆。

等师傅回过神来,对我无奈一笑,“无忧啊,师傅不想说,可以吗?师傅不会害你,师傅只想好好地护着你,让你幸福快乐。”

这是师傅第一次这样对我说话,我好心疼师傅的模样,好生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答应师傅,不继续追问。

海角天涯,我无忧将来定要闯上一闯。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写作训练第47天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