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九日行之,从五台到浑源

作者:一肖免费中特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先到东台顶,亦名望海峰,据说天气晴好时能望见渤海,但那天是阴天,十一点多仍觉得台顶冷风飕飕。这里建有望海寺,供奉着聪明文殊像。望海寺目前建筑比较简陋,文殊殿居然是平顶的砖房,大殿似乎尚未建成,但仍吸引很多的僧俗来此登山朝日。这里还有一尊巨大的卧佛,我去的时候露天安放着,不知将来是否会专门为其建殿。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望海峰

东台和北台在一个方向,道路也是最好的,尤其是去北台的路几乎就是国道公路了,才一刻钟就到北台了,途中会经过标志着华北屋脊的石牌坊,北台海拔3058米,是五台山诸峰中的最高峰,也是华北地区的最高点。北台顶上建有灵应寺,灵应寺最初创建于隋代,历代多次重修,内供无垢文殊菩萨。灵应寺边是广济龙王庙,香火更旺,总觉得五台这边龙王庙挺多的,镇里的万佛阁供奉的五爷就是龙王,不知道有什么传说。2001年起北台新建的文殊殿和龙王殿均为汉白玉石砌筑。

圆照寺

下北台后先返回台怀镇,然后向中台行进。中台顶比较平坦,草丛中露出累累巨石,即所谓的“龙翻石”。从这里可以看到云雾下的黛螺顶。中台演教寺红墙黄瓦,里面供奉着孺童文殊,大雄宝殿前还有一座颇有年代的藏式佛塔。因为天气越来越阴暗,司机担心天气变坏的话可能走不完全程,在他的催促下我们没有久留就朝着下一个目标去了,不过司机倒是磨刀不误砍柴功,顺带稍了一位朝山的人,多收入车资100元(这个价格供大家参考)。

黛螺顶

中台和西台离得也不远,途中时时看到当地人放养在山坡上的牛马,还有白牦牛呢,这让寂静的山路变得有了生气。当看见一坐挂满彩色经幡的白塔时,就到了西台顶挂月峰。台顶有座石砌的法雷寺,供狮子文殊,寺中央还有个不小的水池,山顶有水池可不容易啊。正好那天有法事,信徒来了不少,他们都是从台怀镇徒步上来的,有人还是磕等身头上来的,真佩服他们!法雷寺庙规模虽小,距其不远处却有个提供住宿的场所,规模很大,西台是五台中住宿条件最好的地方了。

塔院寺

最后一站南台锦绣峰和前面四个台不在一条线上,经过狮子窝(有座辉煌的高塔,尽管开始下雨司机还是让我们下去转了一圈)和金阁寺后,从风景区西门出去走上一条土道。这段路是最差的了,只修了个样子,颠簸起来和“疯狂的老鼠”有得一比,不过当地司机还是让我比较放心滴。8月底已经是夏末了,观山花的南台上只剩下少许的紫色小花点缀在绿色的草坪上,但这已让我觉得很满足了,一边和司机闲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信徒和佛门弟子关于佛法的讨论。谁知过了半山腰后雨越下越猛,最后居然下冰雹了!从来不知道冰雹可以密集成暴雨的样子,打在车身上辟啪作响,眼前一片灰暗迷朦,下面则是崎岖且泥泞的山路,感觉我们是在枪林弹雨中前进。花是看不见了也没心思看了,讨论声没有了,大家都安静下来,司机默不作声缓缓地向前开着车,没人提出停车或返回,其实山路狭窄根本无法掉转车头,何况回去的路一样看不清。慢吞吞地我们居然在那场冰雹中蹭到了南台顶的普济寺前,我一直在琢磨是否这条路司机已经熟到闭着眼也能开到山顶呢?!

显通寺

松了一口气,至少山顶上比较开阔安全。当车停稳后,让我们惊讶的是冰雹居然说停就停,蓝天白云此刻似乎触手可得,如果不是地上铺了一层似雪的冰雹简直让人以为刚刚是否做了一场恶梦,菩萨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考验我们吧?顺手抓了一把冰雹,好家伙,每颗就象水果羹里的大西米那么大。进入寺内信步走到一个平台上竟看见了彩虹,真是意外的惊喜啊!巨大的七彩虹桥在山谷中横空出世,背景是起伏的翠绿群山,我震撼于大自然的奇妙威力,身边的佛门弟子更是口呼“佛光”感激菩萨的恩赐。几分钟后彩虹消失了,我们才开始参观寺庙。可能是为了抵御山顶的大风和寒冷,台顶的建筑几乎都以砖石为主,普济寺中有的建筑屋顶还用一层层薄石板铺就,有点类似南方少数民族的民居。普济寺里供奉的是智慧文殊,该寺在五个台顶寺庙中属于布局最完整的,地方虽不大,但各个殿基本都已落成了。寺庙的平台处是个看风光的好地方,在山腰上所见的紫色小花在这里平坦的山坡上也零星地开着,只是现在夹杂着很多白色的冰雹颗粒。

清凉寺

因为是最后一站而且天气转晴,大家就多逗留了一会儿才下山。下山很顺里,6点多就回到了人间台怀镇,镇上的人告诉我人间今天没下过雨。

龙泉寺

图片 1

金阁寺

图片 2

发表于 2003-10-20 14:40

从五台到浑源 初登望海,晓日东升 离开热闹的京城,50年的庆祝已经脑内无存。在这漆黑的凌晨三 点,一脚就踏下站台,随人流惶惶的前行,奔赴似乎是没有计划的游 程目的地——五台。待定下神来,已经从候客咨询室套了羽绒服臃肿 的站在刚才的站台上。犯冷的钢轨反射给瞳仁一种孤寂的星光,车站 上的灯火微弱的显示自己尚还存在。 远天的星空清晰可人,月色给了我们活力。这晋东十月,言谈中 就有了哈气,于是后悔匆忙间没带手套,拍了拍拴好在外套上的手电, 把手缩进袖洞,挽着我的月,跟在真和勇的后面,步出小站。 外面的气氛实在有些伤人,虎视眈眈的全是拉客的小型BUS,一 个个灰头土脸的家伙大声地冲你嚷着,大有你不上车就劈了你的劲头。 还好,这种架势也不是没见过,所以喊着出去已经有车,才算是突破 重围步到外面那条大路上。 原本是打算先填肚子再说的,因为但凡是旅游业已经发展起来的 地方,定是旅店林立,饭店遍布的。不想,这地方出乎了我的想象: 漆黑的道路上路灯遥远的似乎够不到,道路两边的零星灯火几乎 是清一色的汽配修理,倒是有那么一两家店面前灯火依然。可惜,似 乎是地震前的境况,居然象是被遗弃的小站,声色皆无。而道路上一 会儿就会过几辆拉煤或是别的东东的运输车,体态笨重而拖拉,然后 呼啸着从你后背而过,或是迎面而来。大灯处给你展示它那狂卷着的 尘土和泥沙,分明告戒你,这可是到了内陆的煤矿聚集地。 晃出去大约二百米,我们对那呼呼而来的告诫实在是难以忍受了, 于是折返,寻寻离开这里的工具。 大约到了岔口,驶出来的小公共又开始揽客,我们一行四个人的 生意,他们哪肯放过,因为怕被他们纠缠拉散,在停下的车里面,择 了第一辆就匆匆跟上。因为基本上已经满员,我们则被分开塞进了那 辆破破烂烂的小车的各个角落。 算是照顾我吧,月和真挤在门口副驾驶后面的条凳上,我则上了 发动机盖,坐在司机的右边,勇则退到最后,算是找了一个位子。反 正嘻嘻哈哈算是成行了,谁让我答应他们受苦来上这条贼船! 司机用山西话和他的搭档扯着些不明白的话,我仔细竖着耳朵辨 音,大概是说前面路上的那家伙似乎还在趴着,调侃着也不知道死了 多长时间。我疑惑他们的口气,不大相信自己的判断。结果询问中证 实果然是前面前半夜撞死了一个家伙,此刻尚还在马路上。 一个寒战,这边难道如此的乱?后怕刚才呼啸的运输车,我明显 的有些担心,司机这时候可能有意打开了车灯和雾灯。不过,道路上 也确实越来越黑。没多远,果然一个家伙后脑朝我们,四肢贴地地趴 在那冰冷的路面上,周围用两块红砖为垒,三步一隔划出个圈子。司 机此刻看出了我的紧张,告诉我这家伙没什么可惜的,只是一个天天 在这里拦他们索钱的地痞,撞死了也好。 我偏过头看到此刻说话时他的眼睛,直视着前方不带任何色彩。 他也许感觉到我的困惑,解释给我说这种人死了是一种幸运。 幸运吗?我自己也在想,那冰冷的路面上的他此刻是否真的幸运 呢?浓浓的困意袭来,顺势把头靠在膝盖上。然而还没有进入混沌, 我后面就有人捅我,“别睡,前面冷,当心感冒,要不,咱们换换?” 真的话引来了司机的说词:“她这里最暖和了,发动机盖上”。我谢 了真的好意,并没有睡,眼神从车窗上爬出去,一直爬过那漆黑的没 有灯的隧道,追逐着山路,那山路也在视野里逐渐蜿蜒起来。 远天的颜色慢慢开始有些力量,贴进黑的那一端,透射出深蓝色, 宛若被漂染过一般,诱惑出我的钟爱。慢慢底蕴就越发的明了,青紫 若红的一条不宽的带子就呈现在车窗以外的远天天际,给了更多的视 觉诱惑,似乎前途就是光明。岔路口,由于意向不同,我们调换了车 子,赶在日出前上东台望海峰,远天的颜色已经越渐明朗,同车的大 概有着急的,紧着催促司机车速。司机并不着慌,想来他了解这里的 气候,并安抚情绪的告诉大家,昨天的日出离现在的时刻还有许久。 到达目的地了,东台望海峰上的烟火早已擢升,烟雾缥缈的似乎 是到达了异地,同行的真实在是穿得太少,却还要咬牙言明自己还可 以忍受,我也不想笑他不穿我多带的衣物,只是有些担心这家伙不要 刚开始行程就趴下。我这时候出奇的活跃,先是跑到望海阁菩萨脚底 许了愿,旋即就出了院门,跑到东面空地上等待------- 为抢占有利地形,我在呼呼的北风席卷之下依然在台上东游西荡, 院外那浅一些的一处平台似乎已经有些人满为患,而下面还有深一处 的平台就在眼前,可惜的山势不是很平缓,我又扛了个对于我而言不 轻不小的背包,我试图直下,他们喊我小心,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斜直 冲到了距离天际更近的这处平台上,前面就是深谷了,依稀远方还有 条蜿蜒的河流。回头看看上面的人群,我挥手示意真、勇和月下来, 却实在在寒风中无法张嘴喊了。他们在上面留影,我则在下面打开了 三角架,选择位置和角度,准备等待阿波罗神出现在地平线上那让若 干人等欢呼雀跃的身影。 前方在青紫和亮黄之间的过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其色泽,我用大 致相同的光圈按了几次快门(当然用的是不同的快门速度,谁让我是 只门外兔呢!)然后换了角度对山体此刻的色泽想留下一些回忆,本 来想纪录各级参数,却不想手已经冻得僵僵,根本刚才按快门的时候 是下意识的反映,此刻只得缩回袖笼里取那片刻的回缓,唯恐在那远 天一色之间错过状态。 远天的一点亮色,使整个人群涌动,我只听得到声音却无暇从外 感受,此时的这只兔子早已经半跪在地上虚点着快门,眼睛通过取景 器搜寻等待已久的神的轨迹。于是乎,胶卷在我的手下消耗的不亦乐 乎(幸好我在远天未亮之前已经换过卷)。所幸,并没有什么因为时 间消耗的遗憾。日的隆生,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和特殊,但是,每一 次都会有震撼,因为那里曾经代表希望,曾经是充溢着梦想的家园。 但我不清楚,每个人的向往和寄托是否都有这种等待...... 台怀凭吊,清凉访幽 在台怀镇上安排好住宿,我们四个只带了相机和架子就出现在跨 院外的小桥上,刚刚的早点实在是不敢恭维,那豆浆居然让勇差点喷 出,这家伙可是口口声声号称要让我感受如何叫做吃苦的。好在,那 出了名的刀削面我吃着尚可,于是,我讥笑勇的吃苦耐劳,他则为证 实自己替我背上了架子(也许是出于人道??)呵呵。 台怀镇方圆五里,处处寺院,家家烟火。可惜自院外古桥流水以 下居然满目狼藉,垃圾遍地,快餐的外包装、所有大大小小的空瓶子 居然在流水附近形成了又一条不堪入目的斑斓河流,这种境况在我眼 里慢慢被扩大。若是这山野慢慢被这种斑斓吞噬,小镇上的人呀!! 此刻的富足又给你们的后人带来了什么呀?或许,你们自己就会感受 到这种残酷,但是,怕是那时为时已晚,追悔莫及呀!! 由于时间的作用,太阳的光辉已经让整个山体慢慢着了五彩,顺 小路东行攀上一处石阶。我们进入了圆照寺,由于有些老化的殿堂需 要整修,一些原木堆砌成立体图形在庭院的角落里叹着气,他们也不 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运用到自己,就象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等待着, 期盼着,似乎栋梁也需要伯乐来识取。 圆照寺的舍利塔明显的存在着异域藏传的风格,四方小塔包裹着 大白塔正中端坐,正前的小木舍里有佛祖的供奉,屋外屋内青白色的 哈达错落的搭在龛上和塔上。看塔的老和尚不时的出来晒晒太阳,或 是倒背着双手绕塔一周,但方向总也不变,顺时针且速度均一,神态 中流露出一股闲然的忠诚。老和尚由于年迈,步子趔的有些歪斜,有 些纵向。他拒绝和我合作,明显的躲避镜头的追逐,好在,我已经留 下了他的影子。 舍利塔前,我躬身行礼,这塔的神圣,有些地方确实寻不来,又 由于家庭的渊源,我按佛家的礼仪扣拜,随老和尚的衾音,我拜别了 那里。 放眼黛螺顶,不知此刻是否还象早年朝拜的那样络绎不绝?远远 的游人如织,形成一线通顶,想必依稀还是旧貌。由于那里可以一拜 而替五台,所以,但凡烧香的曾客必会去朝拜。三步一叩首形成那殷 血的头顶可是还会重现?? 塔院寺里随那砖红色的增衣绕塔三圈,塔外的风铃引得我冲湛蓝 的天空和廊檐的拙雕频繁的按下快门,这一切钟爱使我觉得天空真或 就是我的??由于同行的他们对寺院的感应程度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们撇开最大的熙熙攘攘、灯火衾音不绝的显通寺决计变更下面的路 线:说壶口的勇和说西安的真在我和月的未知可否下没了主意,于是 先去填饱了肚皮。 “莜面靠姥姥”——我觉得着实难吃的东西真和月倒是吃的津津 有味,茶足饭饱,闲逛着也闲聊着学生时代的旧事。回到住地,我和 月就趴倒了,恍忽间听见门声,一下子猛醒,拉了月我是定要去见上 一眼清凉寺才心干。 五台的秋色在清凉寺得以充分体现,清凉寺此时大概整体在翻建 修整,山路上一处行人也未见,我们包的山村小吉普2020和司机在公 路边等侯,我们一路欢语踏上算不得羊肠的弯曲小路...... 老远就看见整个是均匀大小石块垒起的山体,斜着一方大约十几 米高。路两边秋意浓浓,黄色的叶片在树枝上随风舞着,这里的空气 要比台怀镇上好许多,植物都显得比那里的有生机。远离人群的时刻 总是令人可以享受爽心悦目的心情,月也大喊着丢掉了困意和累意着 实的爽朗。 由于爬到清凉寺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在山间来来回回的盘绕上行, 居然一个人也没有遇到。待前面出现算的上是院墙的土壁的时候,山 路这边也开阔的能够放眼遥望连绵山峦了: 山门是没有了,一眼就看到整体殿堂的木制结构。象是被剥离了 外衣,只剩下骨架的房梁此刻尚还没有上漆。上面悬吊着几个工人似 乎还在高空修补,剩下的是天空的蓝底色,那刨木花颜色的整条原木 构成的房梁和房基就象是刻画好了的笔触在上面勾勒图片。房檐此刻 也打量好了,基本上已经有骨所以铮铮。我们跨过这里,院落才在眼 睛里有了型和色。清凉石此刻就在眼前,由于石前的哈达和文殊菩萨 的道场立碑,这里倒还不显得很是随众。 清凉石大概两米宽,三米长,文字叙述中大概声明它身上还有云 纹。据说远古文殊菩萨在此修行时,五台炎热无比,民众困苦,结果 文殊菩萨化做老和尚去东海龙王处借宝,龙王一念之差,误以为定海 之石老和尚定是挪之不去,允诺文殊如若可空手带走,就送了和尚。 结果,文殊菩萨法袖一抖将石块变化携之回到五台,五台即从此成了 清凉世界,故名其石为清凉石,筑寺为清凉寺。不过,此时的清凉石 的位置在清凉寺内,据说还有一古清凉寺在山之深处,原本想去造访 那里的故事,由于天色近晚,相约会有再见之日。 前院造房的工人们有在这里锯木谈天的,一个个冲我们用稀奇的 目光捉摸,大概想不到我们怎么此时还会跑到这里。我则喜欢上了后 殿院前成摞的石板。那些石板显然是彩塑,似乎是罗汉堂积存的原物, 每一块大约五十公分高,六、七十公分长,大约有百十来块,上面各 个罗汉服饰鲜明,颜色鲜艳,神态各异,也许是堂前已撤,此地现存 吧。他们也安然各得其乐,我手里的家伙于是起了作用,喀嚓、喀嚓、 留着回去问问老师吧。 古寺周围堆放着众多的原物,零星的还有洒落在院外的石像和石 雕,掩映在绿色的杂草从中,他们也在歌着吗? 后注:(回程路上的龙泉寺和金阁寺大可一观,尤其是龙泉寺的 三绝,石牌坊、石阶和那石影壁,雕刻甚为精美,颜色纯一,浑然一 色的气质恐怕不会有人不爱;金阁浮云没有见到,但深秋的山门之外 的色泽和那片黄色的山林,也许会是友人驻足的地方) 晨别五台,暮宿浑源 清晨离开的台怀镇,小型BUS中载了游客也载了我昨天在龙泉 寺山路上购得的大菩提子。由于腹内空空,一路上,脑子里居然开始 跑起美食来。呵呵,好在勇在车尾跟人闲聊的开心,张着大嘴乐呵呵 的发表他的球论,而我们其余三个又在发动机盖上开始讨论行程了。 车上卖票的是个穿制服的四十有余的家伙,他站在门边,还在招 揽他的生意,我们因为赶时间,所以勉强坐了这种座位,刚刚上来的 时候他讨好似的跟我们说了几句,随即在发动机的轰鸣中,颠簸着上 了盘山公路。真坐在车厢夹缝小木凳上,我们倒坐冲着真,而勇悠闲 地坐在后面聊着还一个劲头的要吃要喝。我们伴着怪像就是不给他, 结果直到他讨饶,一副苦哈哈的样子,着实有些不忍,就扔了面包, 象是动物园中喂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由于跟制服侃了一阵子,他又刚刚处理完车上因为座位的纷争, 我们那毫不在意座位的那份开心使制服认定我们还是学生,我们逗他, 说优惠吧?!本来座位占据的就不多。他也点点头,似乎受了多大委 屈,又似乎带着多大的豪爽,就算你们一百吧。(票价从五台到大同 三十五元一张票)我原以为他是算了我们四个人,结果老先生在收完 全程的人数以后,居然一遍又一遍数票子,嘴里还喃喃的说着,差谁 呢?月捅我一下,从她那一汪皎洁的秋水中,我会意一笑, 简直要出声了——也许就是后座的勇。呵呵,他倒是自得其乐,还在 侃侃而谈呢! 制服也已经不算了,扫视两遍都没找到漏网之鱼。我们又开始和 他闲聊起来,他是五台人,居然很多寺庙都没有去过,连东台上的日 出都没有领略过,他皱巴巴的从衣兜里翻找纸片,看来要记一些他的 东西,我从随身挎包里翻出小活页簿,递了给他,他记完后撕扯下那 一页,他自己折成豆腐干装进口袋,再度和我们攀谈的目光都很是善 意。 车窗外面的山坡上一色绿松,也许还有许多柏树,秋色的金黄和 艳红在这边的山体上几乎寻不到。由于阳光也被隐蔽在厚厚的云层之 外,这里透着的是一种不显山漏水的苍凉。偶尔山路上迎面一辆小车 驶过,此刻的盘山路上黄土倒还给大山留了些面子,不算太张扬的舞 了一会儿就休息去了。 可惜慢慢就离开了山体,接近平原的那一段:车窗上一段一段闪 过很多土窑,浑然和山体同色,窑洞口象是山上的小黑眼睛,只是总 也不眨,深深地望着你。黄土地黄的一点都不讨厌,在山体的起降之 间,人们利用地势就挖了土窑,从刚刚出现的阳光抚慰下仰视它们, 没带着那种悠远的古老,但是给人脑海里留下的印象是斑驳的。那种 深深的似乎没有尘土的黄色告诉我了什么??陈旧落后??或许不是 吧?!那似乎是一种人的力量,告诉大家生存和环境的力量,不一样 的环境会使人用不同手段去适应外界,并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和能力来 适应它们,那么身处于都市的你我呢? 渐渐出现了村落和远处缓坡上的梯田,可惜在车上,要不远远的 补张片子倒还不错。突然间道路中间出现很多黄颜色的“稻草”,小 车并不避让,照直驶过。想起曾经一些文字中谈到的压谷一说,也许 这就是如此?制服说这里的很多农民都是如此做的,没有什么稀奇, 节省人力嘛!!倒是现在早,拿出来的还少,话音未落,小车开始颠 簸,七摇八晃的。原来驶过那一路,后面此刻的这一段可是一点都不 少,堆的厚厚的,绵绵看不见尽头。两边田里的老牛也在独步嬉戏, 我们都乐了,制服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随我们笑着。司机和前面迎面驶 过的车打着招呼,制服好像听见了什么,用当地话催促司机,大声嚷 嚷。我们奇怪小车从笔直大路拐弯驶向一处疗养基地,制服解释说前 面可能又有收路费的了,能避一天是一天。我不明白天天要过这里, 为何还会有随机应变这么一说。制服解释说地方上很难讲,想起来就 设一个槛收收费,因为此地已经不属于游览地五台县。此话在当时和 现在想来都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办理,难道,也象秋菊一样去讨个说法?? 车七拐八拐重新驶在柏油路上,乘客已经有达成协议在恒山下的, 我们也随着下了,并且商议可去浑源住下,明天可以去灵丘一游。勇 的一句话逗得大家前仰后合:“也不谁在车上没买票?怎么搞的!!” 以道教闻名的北岳恒山,我们只是匆匆留下了足迹,不一而题。 倒是真在山林绝壁旁求了个与本人颇有些相似的签,惹得我们谈了一 路。临近山顶有三三两两站岗的松树从根部分生出两枝,甚是可爱。 那恒山山门的游程券是一张恐怕可以实寄的纪念邮封,印刷虽然颇为 粗糙,但是也算是它举办的金秋旅游节的一个特色了。 包的那辆小破车将我们载到悬空寺寺外,远远就瞧见了那悬在半 空,近乎挂于山体上的寺院。望着山路上乌呀呀的人群,我们也丢失 了兴趣,倒是一个胡子拉嚓的背着囊的中年人吸引了我们: “要吗??砚台?墨??古董!!”他怀里揣着个大木匣子,匣 子上盖有破绸缎面包裹,里面用线绳裹了一些墨盒和砚台,我逗乐他 这样的小骗家,这砚台我是决计不能上当,否则俺老爸又该给我编故 事了。他见我摸完了砚底摇头,以为我有点象买家,倾囊辛苦的做着 介绍,见我没有兴趣。介绍到最后他伸手从他邋遢的大衣里兜里默默 缩缩着出来,摊开来看到手心上躺着个铜佛像,大约有手掌一半那么 大,我掂了掂,确实还象是个东西。同伴抢过去掂,我则问他价钱, 因为那半身小佛像确实做的还很细致,被他摸索的锃亮,要是他故意 刻画年代,但不可如此收藏。我实际上什么也不懂,但确实当时有一 些动心,他出价四百五,我却被真和勇一把拉上了车,我想想也就作 罢,好在这东西并不是让我一眼就心动。 挥别了那怀揣小铜像的中年客,我们也没去游悬空寺,驶过几个 废置的小开采矿,我们进了浑源小城。 宿在物资宾馆,对面就是司法机关,说是安全,呵呵,更不安全 才是吧!整顿好物品,轻松的单挎着相机出门,临出门前我还多看了 一眼背包中所带的备用电池,想想把他们扔在这里看家好了。(我天 大的错误就这样酿就了......) 在登恒山的时候天色就一直阴沉,来到这座号称兵家要塞的古老 小城,天空的颜色更是灰暗,还伴着不大的层层迷雾。虽然不大,却 很让人伤怀。 我们在小城里绕圈子,原本向东的路我们向西行,走到小城中心 没有去看落幕的塔。结果打着寻栗毓美墓的名,不紧不慢的遛着大街。 街上的小摊很有意思,书店里还有两个月之前的杂志在原价出售,小 孩子的读物占据书店的近乎一半,是重视少年教育,还是忽略了成人 的需要呢?老远的瓜子车叫卖引得月和勇翻了腰包去买,认可不错, 只是炒瓜子的包装实在让人有些触目(似乎是废弃的方便面口袋), 一小袋一块钱,结果,月和勇人手一袋,一路走,一路瓜拉瓜拉。 也许走到了小城的边缘,我们绕城回返,因为这宽阔的路的另一 边便是田野,里面绿色植物不多,黄色和暖棚的颜色在田野里并不突 出,倒是靠近城市的这一边,有砖楼,三层,四层,上面的宣传词体 现了这里的文化:摩托、饭店、牙医诊所。 荒凉的路途,我们偶尔碰到了个匆匆过客,询问了路线,照直前 行。该拐的地方停着一匹骡子,尚套在车上,它耿直的往前探,前面 有一些枯黄的食物等着它翻掘,它也毫不客气,径直啃着。整个画面 就是黄土地的色泽,小骡,原木,劈柴?再看—— 后背的场景居然???哇...棺材铺 拐过这个弯,依稀看得到墓的围墙了,里面好像还树着华表一样 的东东。我们再往前走,结果看见了许多民居和土地里的蔬菜大棚, 车铃声把一个孩子天真的笑脸带进了我们的视线,他车筐里一兜树枝 子,上面结着颜色金黄的小果子,大小大约象一斤来重的胖头鱼的鱼 眼睛。 我和真都在那小男孩跳下车的同时凑上去看,小男孩本来是定定 的看着我们的,而当我们上去围住他好奇的问那金黄色的小东西的时 候,他不好意思的满脸涨红吐出两个字:“酸赤”(当时没听清楚, 又问了两遍才听明白发音)。真还仔细的拿着看了又看,那小东西颜 色很灿烂,是一种诱惑视线的颜色。 我们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冲小孩子走过来一对中年夫妇,那个 脸部已经被历史刻画了的妇人把真一手拽住。我们不明白她用意为何, 疑惑之间看见她善意的笑容荡漾在脸上,随即从车筐里拽出一枝来塞 到真手里: “喜欢,就应该让人家尝尝。”她冲那孩子说着,同时又从车筐 里抻出一枝,死活塞在我手里。我们慌忙婉拒,她的热情却是纯朴的 让人无法推却,如果不拿倒是伤了人心。由于语言上听的不是太明白, 她又一定要给我们一人一枝,我们逃也似的谢了匆匆别过,结果吸引 了在这片田野聚居的一群孩子,跟在我们后面,又不敢离近了,远远 的叽叽喳喳着。 快到栗毓美墓的围墙门口了,孩子们跑过来,其中有一个大眼睛 的妹妹,虽然脸上一脸的煤矿气息,但是阻挡不住她的那种朴实,目 光中定定的,有一种困惑却表现得似乎有些呆滞,一条大辫子垂在脑 后。我相机的头投向她的时候,她不好意思的躲闪,而低于她的小朋 友们纷纷过来抢镜头。我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诧然间不知道该如何 处理这种躲避。真明白我的意思,拉了勇,也拉了那群小朋友,并招 呼那大眼睛的妹妹走进了我的取景框,结果成了叔叔爱护小朋友的合 影,实在有些意思。 门几乎是关着的,好在一个孩子帮我们推开了门,我们进去的时 候也没有人理会,很安静的一个墓地。看到墓志铭的时候,才知道这 栗毓美是个曾经使这里安居乐业的朝官。但不去追溯他的政绩,这后 人为纪念他的墓地就足以证实他的功绩,以及爱戴他的程度。通往坟 冢经过三排太湖石桥,篆刻精美,石色纯正,石柱顶端麒麟高耸,牌 坊和堂门被夕阳余辉所包裹才使人发现,老天真是有眼,此刻的西天 居然一抹斜阳,如火的露出一半。 该死的机子此刻居然不转了,快门根本就没有作用,老天真是喜 欢玩笑。801偏偏又没有明确的电池量显示,我气极败环的卸了电 池重装,结果——依旧。心里诅咒自己刚才为何不带上备用,后悔药 是绝对不能吃的,好在明白找好心情才是真的。 说心情俱佳是自欺欺人,偏偏就在此刻,方方正正的西边围墙头 上,居然露出了一个小脑袋。一个剪影一样的画卷,远天的斜阳此刻 居然还把头都露出来了,橙红色和云雾交相辉映,一抹土墙,一个天 真。老天,你就这么嘲笑你的孩子吗?我心急的大叫,真用他的谬2 咔嚓嚓,气得我老兄咬牙切齿。 围墙上一个脑袋变成了三个,我喜欢的大眼睛妹妹也出现在墙头 上,要知道那墙有一人多高,真担心他们摔着。听见一个脑袋说:“ 给我们照张像吧?”童声诱耳,我们用大声划过不近的空间交谈着。 没一会儿,这几个已经出现在我们的周围了。答应他们给他们寄照片, 我想让大眼睛妹妹留地址给我,偏偏她指着边上一个矮小的小姑娘: “让她写。” 那小姑娘很爱说,很大方的接过笔在我的活页簿上留了自己的名 字和学校——张敏**小学五年级一班,字迹很秀气,弱小的身躯如 果不是见到字,我还以为她刚刚上小学,这里的孩子想来还是饥苦渴 望学识的,终或也有一天她会走出这座小城去追梦。 离别墓地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是那个暮色中土墙上的三颗好奇可 爱的小脑袋。勇感叹他们的真诚和痴心,原来在走出500米以后, 他们还在尾随我们,我们笑勇知道孩子们的痴情,将来可以和一个妹 妹书信往来,直至白头。 呵呵...就到这里吧。 后记:浑源城中心十字路口新开张的酒家着实让我们保食了一顿, 回来还不能忘怀那里的文瀛湖鱼头,烤羊腿,虽然满江红成了菜名并 不美味,确实也难为老板的心情。 1999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在南台普济寺看到彩虹)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